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村花秀色可餐 卷三 > 豆豆小说 第八章

第八章 豆豆小说

然而雷鸣却说:「如果陈将军是主帅,劝降应当不会失败,只是叶轻言的性子实在太刚愎,他不会肯认输的。」

他们这几天轮番上战场,都看明白叶轻言是个什麽样的人了,他是个说一不二的死硬性格,哪怕麾下士兵全部陪着他一起死,他也必然不肯投降。

荣桀叹了口气,实在有些为难,「可云州的士兵也是百姓,就这样死在战场上,我实在於心不忍。」

是啊,又有谁愿意杀人呢?对方的士兵也是活生生的生命,能少杀一个人便少杀一个人,在他们看来,如果这几日便能劝降,和平解决云州战事,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荣桀沉思片刻,说道:「叶轻言被我伤了腿,明日肯定无法出战,如果是陈将军上战场,我把劝降书给他,看看他是什麽意思吧。向北晚上务必写好劝降书,语气诚恳一些,告诉他们,我们绝对不会杀俘虏,也不会动城里的百姓,只希望少造杀孽,能心平气和结束战争。」

叶向北点了点头,当即就出去忙碌起来。

次日清晨,战鼓还未吹响,荣桀就对陈将军做了一个手势,他跟雷鸣领着亲兵一起上前,把那封沉甸甸的劝降书递给了陈将军。

陈将军身上的伤也是很重,叶轻言伤重无法出征,他却不能弃士兵於不顾,今天是强撑着来的。

他抖着手接过那封劝降书,抬头望向荣桀。

荣桀认真看着他,沉声说道:「我荣桀是什麽样的人,整个溪岭的百姓都知道,想必你们云州也有耳闻。我承诺的事,无论如何也一定会做到。」

他说完,便领着士兵回到己方阵营中,跟士兵们一起席地而坐。

陈将军心里翻涌不停,他很想当即就答应这劝降书,结束这场残酷的战争,可他毕竟不是云州之主,他说的话根本没用。

他心里很清楚,现在投降是最好的结局,溪岭没有赶尽杀绝已经是仁慈的了,如果他们再拖下去,只会害死所有的士兵,只会一败涂地。

可他心里更明白,他们那位成王陛下却是已经钻了牛角尖,是绝对不肯认输的。

陈将军抿起嘴,心里沉甸甸的压了大石,他回头看了一眼目光呆滞的士兵们,最终只落得一声叹息。

因两方士兵都很疲累,这一日荣桀主张休战,趁着叶轻言不在,陈将军也斗胆应了下来。

他安顿好受伤的士兵,这才回了自己的营帐,那封劝降书他未拿给叶轻言看,反正他也不会看的,说与不说又有什麽区别呢。

陈将军在屋里坐了很久,思绪万千,心绪翻涌,反复读过劝降书後,脑子里更是空茫一片,只想现在就结束这场注定要败的战争,再也不用眼睁睁看着士兵伤亡在阵前了。

这时已是晚膳时分,营帐外天色昏暗,陈将军肚子饿得咕咕叫,迫不得已起身,准备出去用晚膳。

他刚一起身,副将就匆忙进来,凑到他耳边低声道——

「阮大人的回信刚到,他本人应当这几日便能到达前线。」

边关战事已经无法控制,叶轻言脾气日渐暴躁,无论什麽话都听不进去,陈将军实在没办法,悄悄命人带求救信去找阮细雨,请他务必来前线坐镇,如果他不来,云州便真的完了。

听到这样一句话,陈将军才觉得脑子清醒些,他露出这些时日来第一个微笑,感叹一句,「多亏大人不计前嫌,还愿意为云州百姓奔波。」

两个人正低声商量阮细雨的事情,不料营帐外面突然传来刺耳的声音,似有人在争吵。

陈将军皱眉出了营帐,却见叶轻言的营帐外,一个玲珑有致的俏丽女子正被拦在外面。

叶轻言的两名亲兵正铁青着脸,死死拦在门前,「娘娘,必须要等搜身才能进,请您别为难属下。」

那女子面色苍白,衣着也略有些凌乱,然而即便如此,也难掩她清丽脱俗的如花容颜。

陈将军认得她,知道她是阮细雨最喜欢的一位娘娘,似乎是姓楚,这次来前线,叶轻言也没忘带着她,看起来确实宠爱有加。

只听那女子说道:「我是王上的妃子,怎麽连我都不可信了吗?再说你们这若是有人能给我搜身,我也不跟你说这废话了。」

她说话是相当不客气的,嗓门又高,便是陈将军离得不近,也觉得十分刺耳。

「方才军医熬好药,我特地送来给王上用,你们若是耽误了王上用药,担得起这责任吗?」

可叶轻言对身边防卫一向要求极严,即便身在大营中,所有人仍必须要经过搜身才能进他的营帐,任何人都不例外。

那位楚娘娘即使这麽闹,两位亲兵也没敢网开一面,依旧死死拦着她。

「请娘娘恕罪。」

楚娘娘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在陈将军惊愕的目光中,只见她高声喊起来——

「叶轻言,你让不让我进去?」

陈将军并不经常在营帐中,是头回碰见她来这闹,副将倒是见怪不怪,低声跟他回禀,「将军,她每日都要闹的,习惯就好。昨日王上被她吵醒,很是发了一通脾气,只是没想到这位楚娘娘胆子够大,今日还敢来闹。」

陈将军这才明白过来,这位楚娘娘兴许是嫌前线艰苦,想要早早回去安南府宫中享福呢。

可叶轻言是从来不会低头的,他既然能把楚娘娘带过来,就绝对不会让她提前回去,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是以两个人一下子就闹僵了,这几天都在军营里演戏呢。

陈将军很是无语,他不知道叶轻言闹这一出是为哪般,只觉得他怕是已经烧糊涂,脑子不清醒了!

可能是被楚娘娘烦疯了,也可能今日烧得太厉害没心情同她多话,只听营帐里面叶轻言嘶哑地低吼一声,「姑奶奶,你少说几句,进来吧。」

楚娘娘面上一喜,她得意地看了一眼亲兵,端着药碗扭着腰就进了营帐里。

陈将军正在那感叹呢,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传进他的耳中,他往军营门口望去,入眼便是阮细雨高大儒雅的身影。

这一刻,阮细雨彷佛天神附体,浑身散发着金光。

陈将军看得热泪盈眶,就差没扑倒在他脚下了,「大人,您终於来了!」

阮细雨沉着脸看军营里的情景,见晚膳时分的军营安静得彷佛没有人,巡逻的士兵脸色青白,各个都是无精打采的。

阮细雨心里直往下沉,他原本就觉得此事不能成,没想到会输得这麽快。他一把握住陈将军的手,「将军辛苦了。」

陈将军几乎哽咽出声,「大人太客气了,辛苦倒是无妨,只是这一次我们是真的没有胜算了。」

早在叶轻言发兵之前,阮细雨已经劝过他无数回,他同叶轻言分析了种种情形,就是没有云州侥幸胜利的结局。

他说过溪岭军中绝对有过半数的骑兵,而他们云州以步兵为主,在数量相当的情况下,步兵绝对无法抗衡骑兵。

然而无论阮细雨怎麽说,叶轻言都是那一句——

「谁叫你当时没把他招揽回来。」

阮细雨最後也寒了心,只得让他来了。

叶轻言的性子就是如此,他咽不下当时荣桀拒绝过他的这口气,一定要给荣桀一点颜色看看才肯甘休。

阮细雨当时想,就叫他来这拚一场,见情况不妙,他才会老老实实回去,再也不作妖。

然而……可能被叶轻言气得神志不清了,阮细雨现在心里无比自责,士兵们死伤惨重的事实时刻提醒着他,他们做了一个多麽错误的决定。

为时已晚啊!

阮细雨挨个营帐看望伤病士兵,见士兵们在营帐里痛苦哀嚎,营帐里血腥味和药味混在一起,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低声对陈将军说:「都是我的错,若我再劝劝王上,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陈将军苦笑出声,「这又哪里是大人的错,王上决定的事,谁能撼动得了呢。」

两个人话说到这,心里都不好过,有什麽堵在他们喉咙里,最後也只能相顾无言了。

他们难道还能说叶轻言的不是吗?当然是不敢的。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第九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