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村花秀色可餐 卷三 > 豆豆小说 第六章

第六章 豆豆小说

此後三日,两方接连更换列阵,每日都是鲜血洒满战场,却无一方退让。

直到第五日傍晚,因云州军死伤过重,终於早早停了战事,各自退回军营休息。

荣桀回了营帐,他胳膊上受了一刀,腿上也中了箭,韩弈秋正在帮他包紮伤口。

叶向北跟在一旁,很是有些焦急,「明日大当家就别上战场了,你腿上的这一箭伤得可不轻,骑在马上会很吃力。」

荣桀闭着眼睛摇了摇头,「不行,将士们都在冲锋陷阵,我不能退缩。」

叶向北同他认识经年,自是知道他的为人,闻言只得叹了口气,没有再多劝。

荣桀让韩弈秋把伤口包紮得紧实一些,说道:「原先咱们还说,云州新立的统领,据说是什麽宠妃的兄长,然而这几日看他排兵布阵,便能看出对方确实很有实力,不是个空壳子。」

叶向北也说:「我瞧他的路子,应当没那麽弯弯绕绕,排兵布阵却有灵性,懂得进退,并不一味的猛攻,确实也算是个人才。」

荣桀颔首道:「原本还觉得叶轻言是个脑子糊涂的昏君,这麽看来他其实也很聪明,就是用了宠妃的兄长又如何,只要这人是人才,便可不论出身,咱们原来倒是想岔了。」

叶向北哼道:「他便是聪明,也没为百姓着想过半分。云州城百姓怨声载道,就连当年同他一起打天下的那些兄弟们,如今还没功成名就呢,就没有一个落了好的,若不是阮细雨能文能武,夺去他手中的兵权後还能当个文臣,怕也早就不成气候了。」

这倒也是,叶轻言虽说并不笨,心胸却实在不够宽广,这一出卸磨杀驴的手段实在令人看得齿冷,即便他们是云州的敌人,都替阮细雨心寒,就更别提云州自己的臣子们了。

荣桀叹了口气,「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都能如此对待,对百姓又能有几分真心呢。」

两人语音刚落,新选拔出来的亲卫便端了晚膳进来,因荣桀身上有伤,他能特例吃一碗米粥,这福利只有伤兵才有,荣桀不由边吃边笑。

「你瞧我受伤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你就没有米粥吃。」

叶向北知道他在安慰自己,一边嚼乾粮,一边白了他一眼,「回去若是叫大嫂知道,定要把你骂得狗血淋头。」

一想起颜青画,荣桀心中又软,问道:「新的家书什麽时候来?」

「大抵就是这几天功夫了。」叶向北回。

荣桀还没等到家书,战事就越发激烈起来。

兴许是因为云州那边来了催促,也兴许是云州主帅终於着急,次日云州军增加了一百步兵,攻势也比以往猛烈,他们从日出一直打到日落,直到天黑看不见人影,才各自向後撤退。

荣桀觉得有些不对,他叮嘱雷鸣,「叫斥候务必盯好云州那边的动静,我怀疑主帅已经换了人。」

今日这人的作风跟前些天完全不同,这人脾气更为急躁,也不喜欢等待,一整天都没让士兵休息,实在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他根本不管士兵的伤病,哪怕到了午膳时分,他也没有让人吹响休战的号角,荣桀逼不得已,只好把殿後防守的步兵提上来,叫先锋营先回去休息。

此後又过三日,战况一日比一日激烈,长时间的拉锯战令人疲惫不堪,但骑兵的优势在这一刻尽显。

时至今日,云州那边士兵死伤已过三成,而他们仅仅只有一成,这一成里面还包括战马,士兵伤势也比云州轻得多,若是再坚持些时日,恐怕云州便要输了。

荣桀见军营里士兵们欢欣鼓舞的样子,皱了眉头,这一日晚膳之後,他特地同士兵们训话。

他这十几天来一直领兵在前,也受了不少伤,即便是如此,他也从未休息过一日,士兵们对他的敬佩越发深厚,因此他一开口,军营里便迅速安静下来。

他说道:「此处离云州很近,我们并不知云州省内到底还有多少兵力,如今咱们确实略占优势,却也不能松懈。大家要时刻谨记稳妥为上,我希望你们不要浮躁也不要焦急,战场上务必全神贯注,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人出事。」

这一番话他发自肺腑,士兵皆红了眼睛,默不作声朝他行礼。能跟着这样一位有情有义、有勇有谋的将领,说起来也是他们的福气。

次日清晨,荣桀肩上的刀伤裂开,叶向北强按着没让他上战场,而是由邹凯做了主帅。

荣桀在营帐里等得焦急,一直到落日时分,看到邹凯和雷氏兄弟他们的身影,他才松了口气。

邹凯是被抬着回军营的,他今天受伤有些重,却还算清醒。

韩弈秋在旁边帮他处理伤口,见他三番两次要起来说话,便给他腰後垫了两个枕头。

「邹大人赶紧说,一会儿就要用药了。」

邹凯皱眉对荣桀道:「荣哥,今日我、我碰到对方主帅了,交手一整日,我怀疑、怀疑此人就是叶轻言。」

此话一出,几人当场一齐愣住。

虽说两人都是叛军首领,叶轻言跟荣桀本质却不同。

荣桀一向同兄弟们打成一片,有任何危险他都是身先士卒,宁愿自己受伤,也不叫跟随自己的人受一丁点伤害。

在传闻里的叶轻言显然不是这样,荣桀以为他会留守在云州安南府中,安安稳稳做他的成王陛下,绝对不会以身犯险,亲自出现在战场上。

荣桀深吸口气,「你说真的,能确定吗?」

邹凯略有些迟疑,他指了指身边的雷鸣,说道:「我受伤、受伤之後,他似乎有些不耐烦与、与一个伤兵纠缠,後来又同阿鸣交、交手几个回合。」

被他这一提醒,雷鸣不由也回忆起来,正色道:「荣哥,刚凯哥这麽一说,我大概有点印象,同我交手的这个人应当是云州的将领,他後面有亲卫跟随,见他受伤就一窝蜂冲上来,护着他退了回去。」他闭上眼睛,似乎还在回想,「我隐约记得,他铠甲里面的军衣是明黄色的。」

荣桀手下的几员大将,叶向北是当之无愧的军师,不过他到底是书生,不会轻易上战场。除此之外,雷鸣也是察言观色的高手,而邹凯别看平日里傻兮兮的,在战场上却是一员猛将,便是雷鸣都没有发现对方的破绽,却叫邹凯一语道破,也足见邹凯的机敏。

荣桀听後,站在一旁沉思不语,谁都没有去打搅他。

直到韩弈秋给邹凯上好药,叫来亲兵把他抬回营帐,荣桀这才说道:「韩大夫,我这伤明日是否可以上战场?」

韩弈秋刚帮他换过药,闻言只说:「大人身强力壮,若是明早查看伤口没再崩裂开,是可以撑过一个上午,只是坚持一整天肯定不行,您中午必须要回来换药。」

荣桀点了点头,请他下去给别的士兵治病,回头就对营帐里的将领们说:「明日阿鸣跟在我身边,阿强率左前锋突袭,无论这人是不是叶轻言,能杀就先杀了,不能杀,也要去他半条命。」

将领们表情皆是一凛,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回道:「是!」

这一日荣桀很早就休息了,次日清晨,他刚用过早膳,便把韩弈秋叫到营帐里给他检查伤口。

他并不是那种鲁莽的人,如果身体状况不适合上战场,他是不会勉强的。

韩弈秋迅速给他上好药,「大人,您的伤势比昨日好了很多,应无大碍,今日您上前线,应当是可以的。」

荣桀这才有了底气,换上铠甲调兵遣将,辰时初刻便往前线行去。

两军已经对峙小半月有余,两边防线依旧固若金汤,谁也没往後退半步。照这样看来,应当还有许多时日要耗在这,但荣桀并不担心,从目前的战况来看,他们已经略占优势,时间越长越有利。

等列队行至前方战场,云州的队伍也刚到达,荣桀远远就见到对方阵营前面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他定睛望去,这位将军确实是未曾见过的。

前几日一直奋勇杀敌的陈将军不见了,想必是留守後方。

荣桀同雷鸣交换了一个眼神,雷鸣朝他肯定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号角声响起,那声音极为洪亮,直直穿越九霄。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第七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