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主子请下跪 > 豆豆小说 第八章

第八章 豆豆小说

来源:主子请下跪作者:泠豹芝

进城找了家酒楼,叫了几个店小二推荐的菜色,古代没有电视,酒楼也算是传播消息的好地方,哥舒莲花顺便打听起那日的事情。

得了银子,店小二讲得口沫横飞、比手画脚,这可是京城里的大事儿,瞧热闹谁都不嫌事大。他说得好像自己在现场一般活灵活现,什麽九爷的侍从一拳打向大爷侍卫头子的肚子,大爷的侍卫又一脚踹飞了九爷的另一个侍从,谁拿了棍棒又打在谁的腿肚子上,差点把人给打跛了,总之现场就是群魔乱舞、拳脚齐飞、棍棒痛打声不断。

「这场斗殴到底是为什麽?」哥舒莲花嗑了个瓜子,终於问了最重要的一句,也是她最想要知道的问题。老大印堤是想魇魅太子才来找算命师,但老九印唐、老十印峨为什麽会来找自己假扮的算命师,她可疑惑了。

有人在一旁听了,飞快插嘴,「大爷、九爷、十爷向来是有点不和,但这一回可怪了,不为金不为银,也不是为了漂亮的姑娘家,竟是为了一个丑算命师。」

「此话何解?」有人不知此事,听到这里也好奇心大涨。

「听说是那算命师说了东门某家酒楼生意会做不下去,要人去等那家酒楼倒闭好接手开脂粉铺。」

提了个头,後头大家全想到了,没错,东门热闹的地段确实有家生意不怎麽样的酒楼,平日也没看多少人上去吃喝,却依然屹立不摇。可不是吗?这酒楼生意这麽差,却位在最好的位置,成日小猫两三只的,大家心里算了算,开张一天就赔一天的银子,掌柜、食材、小二全都白养着,客人不来哪来的银钱养,细想起来倒是桩怪事。

有人家里头是做着生意的,忍不住拿手沾茶在桌上写上几个数字算帐,越算越是摇头,「我若是那一家的掌柜,只怕早就急红了眼,哪有那麽松快的。」

「就是这样,所以啊……」

说话的人一副你不知这後头的缘故,却又怕被人听到似的压低声音,「那店是九爷开的,这酒楼明面上是酒楼,暗地里是八爷党平日宴请达官贵人商讨要事的地方,想不到竟被那算命师一语参透了玄机。」

大家都知道所谓的八爷党是八爷、九爷、十爷凑一块的小团体,专门对付太子。

「参透了什麽玄机?」其他人更好奇了。

「哎呀,就是那个算命师铁口直断说这一家会倒,叫想开脂粉铺的人在那儿等着,想不到说完的第三天,这一家酒楼果然被掀翻了。」

大家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如此曲折离奇、高潮迭起,一波三折,纷纷发出惊叹声。

说话的人竖起了手指,比了比上面,又比了比二,「是太子爷派人砸了那家酒楼,说是捉拿嫌犯,但嫌犯在哪儿没人看见,只听说太子爷脸色铁青的进了那家酒楼,一进去就让人死命的砸,砸得酒楼破破烂烂,大概是知晓八爷党在这儿商讨了许多捉他把柄的事,他这储君不开心,就过来砸得八爷、九爷、十爷脸上无光,何况太子是他们的二哥,就说是教训几个小的,谁敢吭声?」

众人哇的一声,谁都不知道里面竟然有这样惊天的内情。

「大约是九爷生气店被砸了,又不能找太子麻烦,又听前些日子那个打算开脂粉铺的汉子说,因为神算师说了这家会倒,他便来这儿等它倒。九爷那样的爆炭脾气,酒楼被砸了已经够倒楣了,被砸前两天还有人说一定会倒,想起这事还不气得仰倒,立刻就冲到那神算的摊子去,结果却看到神算跟大爷两个人神神秘秘的说着话。

「哎哟,这不是一切线索都合上了吗?那神算是大爷底下的人,叫那汉子去散播谣言,又捅出点什麽让太子爷知晓消息来砸九爷的店,大爷这招借刀杀人,不可不谓厉害啊!」

众人听得啧啧称奇,细思皇家中的兄弟,别说是兄弟了,根本就是仇人,你坑我我坑你的。

哥舒莲花对广大民众的脑补功力霎时有了新的认识,这也扯太远了,也太阴谋论了吧,这些人到现代都可以靠着捕风捉影当一流的狗仔啦!

她也是此刻才明白事情的前後顺序,老大来找她是为了魇魅太子,然後老九、老十是因为酒楼被砸的事来兴师问罪,却看到老大跟她正在「密谈」,立刻就误会大了。

她这乌鸦嘴,什麽铁口直断,根本就是自己把自己害得半死,早知道当初那想开脂粉铺的汉子来找她时,她就该闭紧嘴巴。

「不不不,那算命师绝不是大爷的人,此神算顺应天命,救人救命,深不可测,跟皇子们不可能有关系,不瞒各位说,我也是之前运气不顺去求了这神算,求了後那可是一帆风顺,这算命师一定是上天派来的天师!」

众人听这个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七嘴八舌的追问起来,想不到还有人跟他一样点头。

「没错,我也承那神算恩情,那神算绝不可能插入这些俗事,他跟九爷、大爷、太子爷绝不会有关系。」

「没关系都能惹出这麽大的事,听说皇上都在派人暗中查找这算命师的下落。」

哥舒莲花在一旁听得一抖,她怎麽觉得自己捅的娄子,好像越变越大。

「他是天师下凡,算得可不是一个准字了得。」

有人不屑回道:「恐怕是招摇撞骗的骗子,自称天师,好大的口气。」

哥舒莲花在一旁直点头,星星眼的看向此人,真想说你是我的知己啊,再多说一点,再贬低一点,要破除迷信、信仰科学,我全靠你伸张正义了。

「不是天师,会视金钱如粪土吗?」另一个不满的说了。

不知情的人凑上来问:「此话怎讲?」

「天师卜封算命不只是准而已,人家还不收银钱,只收一个小麻袋的米,说是度化众生,哀悯穷困、怜伤扶弱,不只不收钱,还说只度有缘人,所以一天最多只看二十组,就收二十个巴掌大的米袋,这样的人还会招摇撞骗吗?」

一个小米袋能吃一顿就了不起了,一个不要钱又算得准的算命师,霎时很多人心中都觉得这确实是天师无误。

哥舒莲花听得眼角直抽,她不过是装神弄鬼的讨口饭吃,怎会被人传得神之又神,她苦笑不已,这绝非她的的本意。

「所以这百算百准的天师被大爷跟九爷、十爷给冲撞後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人忍不住问:「这该不会指……」他手指翘起,也隐晦的比了比天,「天命说能得到那个位置的人,不是这三个?」

所有人面面相觑,眼神都冒出同样的结论,却没有人敢出声赞同,甚至有人破口大骂,「你说什麽瞎话,这话能胡乱说吗?你不要命啦!」

其他人霎时噤若寒蝉,四周安静下来,大家没啥心情再说闲话,立刻就散了。

但这个流言却开始在街头巷尾流传,元熙帝听闻後,更是下令必须要找到那个算命师,却也因元熙帝这个举动,消息更加的广为流传。

哥舒莲花也知道这次玩过头了,但谁知晓流言会传成这副德性,说来说去,还是怪那些爱乱传八卦的百姓吧。

虽然深信天无绝人之路,但哥舒莲花又开始担忧起自己的肚皮,也不知府里是出了什麽事,竟然从她穿越後就再也没让家仆送东西过来,摆明放弃她这个人。

既然算命师不能做了,她百无聊赖的在街上遛达,看能否有点灵感,想想下一次该做什麽安稳的生意,算命师这职业太容易招祸,她承受不起。

走着走着,她忽然看到一个小摊子,地上摆着一个大土盆,里面装了不少小鱼,很像现代的捞金鱼,但比现代的简陋多了。土盆里的小鱼儿个个摇头摆尾,那大大的头、两颗黑色喜人的黑眼珠,金红色的鳞片像沾了金粉似的发出耀眼的光芒,她忍不住付钱想玩一玩。

「可恶,你这纸糊的东西有鬼,怎麽小爷捉都捉不到。」

眼前的小屁孩穿着喜庆,戴着红色的瓜皮小帽,身上蓝衣的绣边也是红色的,衬上他红通通的脸颊,像是过年会看到的可爱年画娃娃,让人恨不得搂过来亲两口。

不过他自称小爷的时候,眼睛上吊,一副嚣张霸道相,倒让那种可爱褪去不少,看来就是个被宠坏的小男孩。

老板被质问,眼都不抬,「哎,小公子,话不是这样说的,这是八仙过海各凭本事。」

「你是在讥刺小爷我没本事吗?」

他一副就要翻桌的恐吓表情,简直要从可爱的年画娃娃变成无恶不作的小流氓,就像是川剧的变脸绝活,浪费了那张可爱的好脸蛋。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第九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