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主子请下跪 > 豆豆小说 第六章

第六章 豆豆小说

来源:主子请下跪作者:泠豹芝

至於哥舒莲花真像水儿说的,是个心胸开阔、娴德静慧的好姑娘吗?

当然不是!

只见小溪下游面容稍嫌稚嫩,脸上乾乾净,没有一根胡须的小厮,将洁白的布巾沾了溪水拧乾後,十分恭敬的递给自家的主子,「主子,擦擦汗,今日热得很。」

他口里的主子接过手巾,一贴上额头,确实觉得燥热减轻了不少,他远望连绵绿山,山水如画,忽然间,他眼睛眯了起来,眼眸深处厉光荡漾。

见状,小厮吓了一跳,压低声音道:「主子,怎麽了?莫非是刺客追来了?」

说着手放上腰间,眼见就要拔刀护主,却被手上略有薄茧的主子按住刀柄。

他冷道:「不是。」

那主子为何神色大变?他们好不容易派出了几拨人马乔装,分散了刺客的注意力,连马也不敢骑,只敢步行出城。小厮忍不住望向主子观望的方向,然後一股不知该说是傻,还是怔的心情涌上了心头。

若照哥舒莲花来说,此刻小厮的心情,应该只能用现代网路用语来表示,第一个字叫冏,第二个叫OTZ。

只见灿烂阳光下,那上游被驱赶走的无知无识的村姑,因为怕热,又不在乎礼节,遂将白皙的脚丫子泡入清水之中,一切是自然纯朴,只除了——他们在下游。

也就是他苏永刚给主子拧乾的白帕,是用村姑的洗脚水洗的!

苏永一阵头晕目眩、眼前发黑、站立不住,主子刚抹上额头的汗巾在太阳底下是那样的纯白无瑕,结果那白巾沾过村姑的洗脚水?

苏永差点就跪下请罪了,自己怎会如此不察。

「无妨。」

苏永还未说话,他就知道苏永底下想说什麽,他回了句,将白巾捏紧,只见青山之下,溪水之侧,曼妙身姿的少女对他扬起一抹狡猾顽劣的笑,那笑容一闪而逝,快得让他以为是幻觉,然後带着那抹笑的村姑便带着小丫鬟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这可恶的村姑,竟让主子受此大辱!」

苏永压低声音,不想让粗野大汉知晓这等丑事,但若不是大汉喝斥,又岂会把村姑往上游赶,让自己铸下大错——这不长眼的混帐东西!

「村姑吗?」

一声低喃,没晒过阳光的雪白柔嫩肌肤、没做过粗活的纤纤素手,这不是个村姑,而是那家高门大户偷溜出来玩的小姐吧,哪里有需要丫鬟服侍的村姑?

还有那敢戏耍男人的大胆,戏耍完後还不慌不忙的从容离去,料定男子吃了闷亏也不敢大声嚷嚷声张的心计……毕竟有哪个堂堂男子,用了女人洗脚水洗过的巾子擦脸,还敢嚷叫得众人皆知,让自己丢脸丢到姥姥家的?

再瞥见那赶走两名女子,自以为厥功甚伟的五城兵马副指挥使,他冷酷的嘴角忍不住弯起了。这粗壮男子啥事也不知,正用女人的洗脚水泼得满脸去暑热,观看到这一幕的小妮子,可想而知有多解气、多开怀,又多得意了。

也是,被无礼赶走的这等闷气,当然总要想方设法找回场子,而迅速的反应,兵不血刃,令人只能吃闷亏的心计,连男子也未必有,这小妮子倒是有趣得很。

「真是个妙人。」

「什麽?」苏永一时没听清楚。

「没什麽,走吧。」

「是的,主子。」苏永想要将白巾收回,想不到主子却收进了袖子里。

「四爷,您说皇上派您查江南这案子……」

「住嘴,陈大人,别让人知晓了主子行踪,江南正派了一批人打听呢。」

「是是是。」粗野汉子小力的掌了自己的嘴,一行人很快骑上了早在附近藏好的马匹,乔装打扮後往南方疾奔。

而哥舒莲花根本就没记住这个小插曲,她照样做自己的算命仙,准备捞完这一票就走人。就在她因为一切太过顺利隐隐担忧时,平地一声雷,降下了件能让她赚得盆满钵满的好机会,但这赚得的钱财,恐怕是她的买命钱了。

果然人不能随口糊弄别人,否则报应不在天堂也不在地狱,而是不知何时会从在眼前逼来要命。

此时小巷角落的算命摊被一群侍卫给团团围住。

初秋时的烈阳如火,晒在人身上,顿觉後背出了一层滑腻的汗水。

一向维持秩序的久爷爷被侍卫推到一旁,等待算命的男男女女全都一脸惊慌害怕。

侍卫中显然是头子的人开了口,「此地我主子占了,闲杂人等散了吧。」

见这群人似乎来意不善、杀气腾腾,平民百姓惹不起也不敢惹,立刻就鸟兽散。

久爷爷却因为深信大师的缘故不愿离去,就算知晓这群凶人看起来像大富大贵人家的打手,依然两股颤颤的硬要留下,不肯走开。

「去吧。」哥舒莲花唯恐他出事,毕竟他也一心信她,她不想要拖老人家下水。

「大师!」

久爷爷还待再说,哥舒莲花连忙摇头,这些人既是为她而来,顶多就是算命而已,若是是她算不了的命,难道胡扯几句逃跑还难吗?

君不见历史上做这一行最会晃点人的老前辈徐福,他晃点的乃是自称始皇帝、暴虐无道秦始皇,等晃点好几次後秦始皇不耐了,他就使出最强绝招——带了五百童男童女出海去找蓬莱仙岛。

表面上是为秦始皇求长生不老药,私底下应该是逃跑了吧,反正出了海就远离政治与皇权的中心,自然多得是时间想生路。

既然以前就有唬人大师珠玉在前,她这後辈也不能落了下风,一点风吹草动就吓得三魂七魄散了一半也太没出息,务必要折腾得来人糊里糊涂信了她为止。

久爷爷有点迟疑,哥舒莲花见状倒有点感动他的真心,她助他寻孙本就是恰好,况且此中也有她的私心,眼前的阵仗看来,对方非大富即大贵,久爷爷只是略有家产的平民百姓,她不想他为自己惹上麻烦。她做了手势示意无事,叫他赶紧走,久爷爷才满脸担忧的走了。

侍卫将这小天地的阴暗角落围得水泄不通,一片乌云飘了过来,遮住了原本刺目的阳光,影子落在黄土上,令小巷越发漆黑。

侍卫忽然分站两侧,伫立一旁,只见後头站着一个人,侍卫头子恭敬的走到来人面前禀报,「大爷,一切已安排妥当,只等您来了。」

来人一身黑玄华衣,拇指戴着剔透青绿的贵重扳指,刀斧凿刻般的脸上充满了高高在上的贵气。

他走上前,侍卫头子为他拉开摊子前的小板凳,他身边的白脸侍者似乎嫌脏,擦了许多回才觉得乾净,让来人坐在哥舒莲花面前。

哥舒莲花与对方只隔了张简陋桌子,一股威猛霸气扑面而来,对方双眼寒光四射,开口便不怀好意。

「听说你这老道颇有些观人妙法?」

水儿哪曾遇过这种情况,在一旁吓得发抖,哥舒莲花力持镇定,越是危急,脸上越不能露怯,因此只是抬了抬眼皮,一副百无聊赖、无视权贵、视金钱如粪土的隐士风范。

「妙法称不上,只知道尊驾命格贵之又贵、显之又显,定是不同凡俗之人。」

对这种奉承,对方脸色有些变化,「如何知我贵之又贵、显之又显?」

废话,能在京城横着走,并且带一批侍卫无缘无故的赶走平民百姓,不够显贵行吗?

这人脑袋是装垃圾的吧?

当然哥舒莲花不会这麽说,而是摆足了高人姿态,说了有讲跟没讲一样、讲正讲反都通用的答案,「面相。」

听这两字,来人将微露的喜意马上压了下去,抚摸着扳指,沉吟道:「哼,胡言乱语,竟敢在京城里说谁贵之又贵、显之又显,我看你的脑袋不想要了。」

这次哥舒莲花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了,虚张声势的吓谁呢。

「贫道只说实话,脑袋可以不要,实话不能不说。」

「夸口!」

风驰电掣,锵啷一声,对方在桌上砸了可把人一刀劈成两半的大刀,一旁的水儿看得脸色苍白,已快昏死过去。

「吾道虽是小技,但不可欺不可辱!」哥舒莲花硬撑着气势,不动如山的回道。

「好!」

对方冷傲的脸孔,终於露出一丝笑,眸子精光四射,「本王先前多有得罪,真人虽有盛名,但世上沽名钓誉者众,本王略试上一试,真人不动声色、巍然若山,真有仙人之风。」

「好说。」

虽然脸上平静,但哥舒莲花却焦躁不已,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慌涌上心头,心脏也剧烈的跳动不停。

这麽大的阵仗,再加上自称本王的威势,还有此刻他一挥手就屏退了众侍卫跟侍卫头子,连水儿也被侍卫名为请,实则强押的押到巷头,此间只留两人。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第七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