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主子请下跪 > 豆豆小说 第四章

第四章 豆豆小说

来源:主子请下跪作者:泠豹芝

自己一开始看到的感觉明明是僵硬呆傻,现在怎麽越看越显得是规矩森严,不似一般?

老头的眼皮此时跳了一下,莫非这真是哪里来的高人,只不过故意穿得破破烂烂,浑身脏臭的出来渡化众生?戏文里的济颠大师不就是这样吗?

但这臭乞丐哪能跟济颠大师比?济颠大师可是天上罗汉下凡济世的。

老头忍不住再望一眼,越来越觉得那乞丐浑身似乎散发着不一样的气质,明明坐在阴暗的巷子里,被阴影笼罩的他竟有一种肃穆庄严感,有些像是寺庙里头的神佛。

牙一咬,刚才他没想过往西边去找,但若是孙子跑去西边的话,也怪不得他没找到。

出了巷子,老头的脚步迟疑了一下,还是往西走去,毕竟东门这里,他已经来回找了三四次了。

阴暗的巷子里,水儿见左右无人,才敢开口询问,「小姐,那人莫非要寻人?」

「当然是寻人,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手里拿着一个小孩子的玩具,跑得满身汗,却没有孩子在身边,连这种没人会来的小巷子也进来瞧,当然是在找孩子。」

「那小姐为何断定那孩子在西侧?」

「我怎麽可能断定?只不过刚才我们从西侧走过来的时候,我看到有几个孩子蹲在一堵墙後看蚂蚁,我赌的不过是机率而已。」

听她说完,水儿傻了,小姐不知晓,竟还胡说一通的诓人!

她害怕的道:「若是找不到人,他回来兴师问罪怎麽办,小姐,我们还是快逃吧!」

哥舒莲花正色道:「逃什麽,我就是告诉他一个可能的方向,加上我一没有拿这个人的银两,二也没说这是指他的事,他要怎麽兴师问罪?」

何况她肯定对方能找到孩子的,其中有个孩子的衣服质料和旁的孩子不同,却与那老头穿的差不多,长相更和那老头神似,反正距离也不远,乾脆指点他去西侧看看。

哥舒莲花绽出了笑容,「但若是我说对了,那老头真的找到小孩,还不把我奉为座上宾?他势必会四处宣扬我是个神机妙算的高人,以後我们就靠这神算的名号吃香喝辣,不必再过着吃糠咽菜的穷困生活。」

水儿只觉得她的脑子都不好使了,一时之间无法判断小姐说的是对是错。

哥舒莲花抬头从这狭窄的巷弄里望着远方的天空,蔚蓝天空还是那麽广阔,彷佛包容着世间千千万万的众生。

天无绝人之路,既然给她这个机缘,她相信,老天总不会饿死她的。

她笑着望天,嘴里发出豪爽清澈的笑声,「哈哈哈,他就是我们的第一位客人,而且将会是最忠诚的那个,到时候我们不只饿不死,还要等着发大财呢,哈哈哈——」

「大师呀,我那媳妇家世比我家好,我儿子又管不动她,她根本就是来虐待我的,我好苦命呀——」

「大师,我朋友找我一起开家小店,我心中不安,能否指点一条明路?」

「大师,我夫君一天到晚拈花惹草,有没有什麽好方法可以断他的桃花?」

一方小小的天地,却挤满了人,他们排着长长的队伍,里头男女老幼皆有,而且每个人都是早早就来排队的,他们知晓,大师卜卦问事只有两个时辰,一天只接二十组客人,更让人惊奇的是,大师问事不受金银,只收点米。

「排好排好,你跟他是一块的吗?好,那就是第十二组。这是你媳妇吗?问什麽?斩桃花,好好,你们是第十三组。哎呀,就是你,你就是今天第二十组客人。明日请早,大师只接待有缘人,今日的缘分就到前头第二十组,不好意思,让你白走一趟了。」

在这里管理秩序的,正是哥舒莲花第一个客人——久爷爷。

他果然在西侧找到了小孙子,立刻就带了大礼来拜谢,这可是家里的独孙呀,若是走失了或是被拐卖了,恐怕他就算躺在棺材里也死不阖眼,一辈子死不瞑目了。

那日,他带着礼物跟小孙子来此拜谢,小孙子被大师给摸了两下,说有文采,以後一定是个好命之人,得大师吉言,还不笑咧了他的嘴。

大师又叫小孙子要好好念书,小孙子好像长了智慧一样,现在读起书来大有进步,从那之後,他都自愿来这里管理排队秩序,报答大师。

大师不是个俗人,不看重世俗之物,每次问卜,都只要一碗装在麻袋里的米,但是他们这些受他帮助的人看不下去呀。

大师都已经面黄肌瘦,还说自己是为了度化众生一心济世,他这麽大慈大悲,他们这些信徒们也得有点诚意。所以小麻袋里装的的确是一碗米,但有些人会放上一些碎银,算是感谢大师。

若是再更有钱些,就会放上点金子,据说有个蒙脸的女人,满身的香风,还带了个标致的丫头过来,那妖妖娆娆的娇态,一看就知道是哪个府上得宠的妾,只不过她娇弱不堪,那身子也像才刚生产过。

她带了一瓶平安水回去,那个麻袋里奉上的,照颗粒的大小来看,里面绝对不是米。

说到平安水,他也有幸得了一瓶,那水喝起来甘醇甜美,简直像甘露一样,据说喝了能保平安,他某天夜里去上茅厕不小心磕了头,幸好有喝平安水,不然就要摔到粪坑里去了。

总之,能帮上大师的忙,他与有荣焉,这平安水一定能消灾解厄,他深信不疑。

此时他在一旁帮忙,大师低沉和缓的声音传来,他瞥去一眼,问卦的是个老妇人,脸庞有点沧桑,问的就是她媳妇的事。

「夫人,你这个媳妇,虽说是攀上高门,想必对你儿子有些用处帮助,你不妨放宽心胸,你儿子虽是独子,但爹亲早逝,你儿子的福分原本是不够娶到这门媳妇的,是你日夜祈求菩萨替你儿子找份好姻缘,菩萨念你一片诚心,为你牵了线,换了好的人,你若是这样常常诅咒你媳妇,这份好缘就断了。」

这席话吓得那个年过半百的妇女脸色发白,她期期艾艾道:「这、这……可是我媳妇她、她对我一点儿都不敬重,我在她面前端不起婆婆的架子,她早上不敬茶、晚上又煽动我儿子说什麽分家——」

「你怕端不起婆婆的架子,她刚嫁来时是不是你对她横眉竖目的?」

「我……我、我怕她以後瞧不起我,当然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老妇人迟疑了一会才说出事实,自己身家不丰,媳妇在家时穿金戴银,这门第高下,让她在媳妇刚进门时就想好好摆一下婆婆的威风,以免被媳妇瞧不起。

「她是菩萨帮你引进门的有福媳妇,你摆脸色给福神看,福神就跑了,你说你媳妇想分家是不是也有点道理?」

白发妇女低着头拭泪,想起过去种种,例如好几次她给媳妇下马威瞧,却弄得事情越来越大,家里气氛也越来越糟,想起媳妇刚嫁过来时,也曾拿出好东西孝敬她,她出身贫穷,一见她这样,忍不住想媳妇是不是瞧不起她?虽非本意,但说话的语气就变得尖酸刻薄了。

「大师说的没错,是我眼光心胸狭小,媳妇也是一心为我儿子想,从她丰厚的嫁妆里拿出一大笔钱帮我儿子扩展了生意,这样一想,她确实是个福神。从她进门後,我儿子的生意越做越顺,她还回娘家要她娘家多关照我儿子,我、我怎麽就糊涂了?以後我定会对她笑脸相向,绝不为难她。」

「你想通就好,这瓶平安水让你带回家,说你求了平安水要让你媳妇喝,祈求她平平安安,一辈子跟你儿子相守。」

「好、好。」

妇人感激的接过,然後掏出麻袋,因为节俭的关系,麻袋不是新的,她将之放在桌上,就像松了心结,连表情也不一样,印堂竟有些发亮发红,整个人的感觉也温和了起来。

另一个愁眉苦脸的青年男子,长相憨厚,递补上她的位置,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自己的烦恼。他与友人合夥开店面,却在找店面时起了冲突,不安涌上了心头,忽然觉得自己是否不该这麽快与人合夥开店。

「陈公子,你认为你这友人的优点是什麽?」

自称陈哥儿的青年楞了一下,他想了一下才回答,「晓地兄能言善道、做事冲劲十足,像只老虎一样,往前冲就不会回头。」

「那你的个性是否温吞犹豫,总要有万分的把握才肯出手?」

陈哥儿再度想了一会,「是,我与晓地兄恰好相反,他风风火火的找起店铺,位置在巷弄底,买胭脂水粉的姑娘怎会走到那麽深的巷子里,但好地段与店面都早已被人租去……」

「东门附近有个叫作万客香的酒楼,你去打听看看。」

上一章: 第三章

下一章: 第五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