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主子请下跪 > 豆豆小说 第二章

第二章 豆豆小说

来源:主子请下跪作者:泠豹芝

嫡姊想要嫁的男人有权有势,还有十分不俗的名声,她这个嫡妹自认是哥舒家最美的女孩,端庄娴淑的大姊外表哪里比得上她?要拢络男人,当然要她这个又美又有手段的嫡女才能帮家族争取最大的福利。

但是家中的人却认为嫡姊比较有可能嫁给那男人,所以硬要原主退让,原主就火大了,用尽心机也要嫁给这个有权有势有名声的男人,搞了许多见不得人的手段。

最後事迹败露,便被祖母给一脚踹到别庄来,美其名要在别庄的佛堂为祖母祈福,其实是给她这个惹祸精、搅屎棍一点颜色瞧瞧,而这一切也代表她被踢出了家门,很难再有回家的希望。

梳洗过後,丫鬟端来了一碗清粥,里面的米粒只有半碗,光喝这碗粥,她如果出去做个运动,保证不到中午就会饿得饥肠辘辘、前胸贴後背,这几天的食物都是如此。

这样看起来,她哪是大小姐,根本就是个穷人家的丫头,再不自力更生,保证会获得现代社会绝不会有的死法——饿死。

她没什麽胃口的用汤匙搅着粥,又想起以前在家的快乐生活,父母、爷爷对她的宠爱,不由得一阵心酸。眼前彷佛能见到爷爷经历无数岁月的白发,跟充满睿智开朗的眼神,他会摸摸她的头,跟她说——

「遇到困难的时候千万不能放弃,人若不与天争,那人类就不可能拓荒,并且有现在的荣景。有时是要顺应天命没错,但是你怎麽知道此刻不是上天给你的磨练,你委顿在这个地方,就等於对不起你原本光辉灿烂的生命。」

人生,还是要有斗志的,至少也要活下去才行,死法千百种,总之不能是饿死这种没出息的死法!

忽然,右後方传来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很细微,同时还有一阵肚子饿的咕噜声。

她转头看去,就见服侍自己的丫鬟直接跪在地上,浑身发抖。

「小姐,奴婢错了,我、我掌嘴、掌嘴!」

她说的掌嘴,不是那种朋友间开玩笑的轻打,而是重重的搧了下去,一次就红了一边的脸颊,第二下,另一边的脸颊也红肿起来。

哥舒莲花心中怒吼,这在搞什麽鬼?

「住手!」

她用力握紧那粗使丫鬟的手掌,她的手白皙柔嫩,这个丫鬟的手却满是老茧,她才几岁,跟自己差不了多少吧,纵然皮肤还没出现老态,她的眼神已经疲累苍老,彷佛被生活给折磨得失去了纯真与快乐。

「不要把我发卖出去,小姐,求求您,不要把我卖到青楼里!我会更认真做事,求求您!不要像对阿莲一样,只因为她的名字跟您冲撞了……不是,我、我在说什麽,小姐,您是大好人,是阿莲不好,我会把事情做好,您、您别生气……」

只见她浑身颤抖,显然怕到极点,口齿不清、缺乏条理,手脚都瘫软得几乎倒在地上。

歌舒莲花从她恐惧的眼神里,霎时明白了一件事,曾经有个粗使丫鬟叫阿莲,只因为她跟原主撞名,原主就把她卖到妓院里。

她心里一股寒气猛地涌了上来,这个原主比她所想的更糟糕,被洪园跟所有观众记恨、厌恶,就连落水後都没人肯救她,原主果然心肠恶毒、行事乖戾、名声臭不可闻。

但那是原主,不是她!

她深吸口气,如果爷爷遇见这种事,大概会无奈自嘲的哈哈大笑,然後沉着冷静下来,以不变应万变吧?

她是爷爷的孙女,有他的遗传,她纵然做不到爷爷那般乐天知命,也绝不认输。

她握紧了拳头,把粗使丫鬟拉了起来,尽量让自己维持和蔼甜美的笑容。

那粗使丫鬟不知她要做什麽,看了她娇甜的笑容,却好像看到黑白无常来索命般,竟抖得宛如筛糠,脸色煞白,嘴唇也跟着发白,好像下一刻就要晕了过去。

「这粥我们一人一半,你是不是还没吃饭?」

粗使丫鬟瞪大了眼睛,她想不到小姐会说这种体恤下人的话,米的确不够吃了,但下人怎可能跟小姐平分这碗粥,小姐不饿死她就不错了。

「这里只有我们两人,又没外人,没什麽关系,你喝。」

拿来另一个空碗,她盛了一半给丫鬟,丫鬟不知她玩什麽把戏,看那碗粥好像有毒一样,拿着被强塞的碗,粥竟撒出来一大半,在哥舒莲花的微笑眼光下,抖着手喝完。

等叫她出去後,她才如蒙大赦的跑了出去,哥舒莲花对此无可奈何,反正时间一久,她总会知晓她的真性情的。

过了一会,她去看了那空得很悲惨的灶房,若不是丫鬟没东西吃,这几天她根本没想到过来检查。

果然,米只剩一点点,还有一把早晨摘回来、看起来超难吃的野菜,清水倒是有一大缸。

人遇到极大的困难时,不是选择哭,就是选择笑!

她深吸口气,决定选择笑!

「哈哈哈哈哈——」

她决定把这缸清水拿来换银两,换到银子後就先吃点好的,坐以待毙绝不是她的人生哲学,就像她爷爷说的——

「你命中必有劫难,而且是年纪轻轻就遭遇死劫,但命运不是不可违逆的,若是只想着自己何时会死,那你就是忧天的杞人,每天看着天,担心它何时会塌下来,反而无法去感受自己人生的喜怒哀乐与为此认真奋斗。

「就算最後活到一百岁,却什麽都没尝试过,完全不了解自己人生的意义,那等於没有活过。如果你只能活到二十八岁,那就精采到二十八岁,而非浑浑噩噩、不知所云的过日子。人生虽然充满苦难与悲哀,但也充满了欢笑与真情,如何对待自己的人生,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哥舒莲花回了那间破烂的房间,翻箱倒柜,每找到一个可装东西的瓶子,就把里头的东西给倒掉清空,然後把瓶子轻轻放在一个乾净的篮子里。

她要活得精采、活出自己的选择!

纵然穿越到这个见鬼的恶毒白莲花女配身上,是别人世界里的女配角,而且是坏到底的那一种,但那又如何?

虽然像她这样的角色在故事结局中只有死路一条,而且她的死还会引起所有人拍手叫好,甚至觉得大快人心,可就算是这样,她也绝不认输!

她要成为自己人生中的主角,她要乐於接受自己做的每个决定,纵然为了救下好友洪园的性命而死去,她也没有一丝後悔。洪园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相信在急难时,洪园也会愿意为她挡下一切劫难,朋友不就是这样吗?

而在这不知名的年代,就算戏里的女主角不是她,她也一样要活得精采、快乐跟自信。

她不是用来衬托别人、突出他人,只配当绿叶的女配角。

她要活出自己的路来。

粗使丫鬟的名字叫水儿,她在外头听到哥舒莲花在房内翻找东西发出的声响,以为小姐大概心情不悦,在房里摔东西。前些时日小姐摔碎了无数的瓷盆碗碟,不过她明明已经好几天没这麽做了。

奇怪的是,小姐出来後,她心惊胆跳地进房想打扫,地上却乾乾净净,没有任何东西。

再见小姐出去外头散步,这是小姐这些天新养成的习惯,她远远见到小姐站在老树前喃喃自语,以为她又在恶毒的咒骂家里的奶奶、小姐、少爷跟老祖宗。

以前小姐总是从早到晚骂个没完,还边摔东西边骂,房间里的东西几乎没有完好的,摔完了东西出门後,她的心情会更恶劣,阿莲就是撞上她心情不好才被发卖出去。

本家之前还会在她摔了一轮後补上新的,现在乾脆也不补,一副就是死活不管她,她就砸吧,都砸坏了看她要用什麽。

水儿怕成为哥舒莲花的出气筒,不敢走近又不敢走远,怕小姐唤她时若没听见,小姐的脾气会变得更暴躁,恐怕自己会有苦头吃。

但隔着一段距离,就看到小姐用她那修剪得漂漂亮亮的指甲抠着树皮,一股寒气升了上来,小姐莫非是疯了?但她的神情似乎愉悦得很,冷汗缓缓流下了水儿的额头。

那些老树皮小姐不只抠了下来,还拿近看了半天,又拿起来撕撕扯扯,像要揉碎这些树皮,这举动怎麽看都不对,若是小姐疯了,那她就会落个照顾不力的名头,下场恐怕比死更不堪……水儿不禁一阵颤抖。

傍晚时就见小姐提着一篮瓷瓶,在灶房就着水缸蹲在那儿舀水清洗,水儿吓得呆楞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小姐怎会自己洗瓶子?她是不是眼花了?还是中邪了?怎麽感觉小姐不只奇怪,还很不对劲,就像今天小姐竟分了一半的粥给她,她喝了後惊得直发抖,若不是小姐在她面前也喝了半碗,她铁定以为那碗粥里下了毒,要把自己给毒得肠断肚烂。

上一章: 第一章

下一章: 第三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