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主子请下跪 > 豆豆小说 第一章

第一章 豆豆小说

来源:主子请下跪作者:泠豹芝

【第一章穿越成坏心女配】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呀?」

一声直冲云霄的怒吼声传来,吓到了咖啡店里的所有人,忍不住都向那里看了一眼。

只见边角的桌子有两个像是大学生的女孩,青春又娇俏,怒吼声正是其中一个人口里喊出来的,她的肤色有点像是乳白的奶油,头发剪得很流行,整个人很有活力。

另一个则是健康的小麦肤色,像太阳晒得有点多,虽然长得不是多美,但她抬起眼来,眼睛黑白分明,气质淡漠沉静,彷佛老人家拜佛的供桌上那被念过几万回经的木头念珠似的染满了灵气与禅意。

她的手指轻柔的抚过书页,像舍不得翻开下一页,很敷衍的说道:「有,你洪大小姐说的话我怎麽敢不听?」

洪园用责难兼怀疑的眼神看向她抚着书页的手指,怎麽也无法想像她刚才有在听自己说话。她双手环胸,不是她爱说,咪咪看书时常常很投入,都没在听人说话的。

她怀疑的眯眼问道:「那我问你,我刚才说什麽?」

咪咪顿了一下,似是不记得,洪园正要开骂,她就扬起柔柔甜甜的笑容,这个笑容洪园了解得很,她都用这一招骗得人团团转。尤其是男的跟公的,她不得不钦佩咪咪,连暴躁的公狗都能被这化为绕指柔,乖乖的跟在她旁边任她为所欲为。

为什麽会这麽说?因为她老家的狗就是这样,见人就吼,见人就叫,看不爽更是追着人咬,自己不知道吃亏多少次。但一看到咪咪,牠马上摇着尾巴跑过去,恨不得能被抱被摸,还连肚皮都翻出来任揉任捏,真是货比货得丢,人比人得死,而且还是冤屈死的。

唉,连狗都这样了,更别说男人了。

教授被咪咪可爱甜美的笑容给骗得说她是他最贴心用功的学生,男同学被她无辜可怜的笑容诱惑,天天帮她买早餐,总是特别对她好。

不过咪咪有个优点,那就是别人对她好一分,她就会对别人好两分,纵然她实在很会「假仙」,但她们还是很好的朋友,友情从高中持续到现在。因为咪咪虽然会假仙又爱装,但那是用来对付一些很烦的男人用的,对於朋友她绝对是义气相挺,绝无二话。

「你说你刚看了一出连续剧,好看得让你马上买了DVD看了一天一夜,还边看边哭边骂,说里面的男主角好帅、女主角好美,而那个恶毒的白花女配活该没个好下场。」

「是恶毒白莲花女配!」洪园满意了,看来咪咪真的有在听她说话,但里面有个词说错了,所以她纠正了她。

咪咪失笑,「为什麽叫恶毒白莲花女配?」

「因为她心肠恶毒,但外表楚楚可怜,像朵清纯娇弱的白莲花,她是女配角,专门为了陷害女主角而存在,她一路陷害女主角,把女主角害得好惨。有一场她落水的戏,所有人都巴不得她死,所以任她在水里浮浮沉沉,喊破嗓子叫救命,众位爷们不但没理会她,连叫仆役下水救她都没有,这场戏实在大快人心,观众直叫好。嘿嘿,这坏女人就叫哥舒莲花,你看,多适合恶毒白莲花女配的名字。」

「嗯,我记得你说这是一个架空的故事,只不过剧情仿的是清朝的九龙夺嫡,你看,我真的有认真听你说。」

「哼,算你的确有在听。」

洪园满意,把手横过桌面,用力一扯她的书,一看书皮,她傻了,咪咪不愧是咪咪,封面上竟然写着《好莱坞特效化妆术》,她知道咪咪很好学,但她啥时喜欢化妆了?

「喂,你又在学什麽新技能了?」

咪咪是她见过最好学也是最聪明的人,只是都掩盖在她那张清秀的表皮之下,最重要的原因,咪咪说了,她不喜欢出风头。因为她的爷爷是有名的算命仙,说咪咪不能锋芒太露,要不然会招来厄运,所以咪咪全家从小告诉她不可出风头,低调就是咪咪的人生哲学。

话说到一半,伴随着一声巨响,玻璃碎片突然朝她们两人的脸部射来,电光石火间,耳边只听到尖叫、刹车声、引擎的怒吼声交错响起——

一辆大货车朝着洪园的方向驶来,撞破了澄澈的玻璃跟厚重的水泥墙,咪咪不及细想,扑向了她的好友,将她推开,让她远离这场灾祸。

「咪咪——」

洪园惊恐的叫声在咪咪耳边回荡,黑暗罩下,她忽然间听不到任何声音……

「小姐,您渴了吗?会冷吗?」

一滴又一滴的水砸到她的脸面,湿湿冷冷的感觉让她惊醒过来,她咬牙看着外头的倾盆大雨跟黑蒙蒙的夜色,三更半夜的,这屋顶漏水漏得这麽严重,到底还让不让人活?连这屋子最好的床上头的天花板都开始漏水了。

她记得她爷爷说过,人呀,不要不信邪,只要开始倒楣,什麽烂事都会发生在身上,所谓喝凉水也会塞牙缝,甚至会噎死自己。

而这无理取闹的命运实在太让人生气了,若是命运之神在她眼前,恐怕她会当场吐祂口水,而且还会很挑衅的吐在祂脸上。

现在她就处於烂事一连串的悬崖边缘,崖下是万丈深渊,她都能感觉到坠入幻想中的断崖下的流水有多冰冷。

总之,她的处境就是,崖边无路。她几乎可以看见恶魔笑嘻嘻地宣布——你的人生已经到最低点了,再怎麽烂也不会比现在烂。

看着外头慢慢透出鱼肚般的白,快天亮了,她被冷雨滴醒後大概也睡不着了,乾脆侧着身子坐起。

在她身旁的丫鬟颤抖着手递上巾帕给她擦拭,唯恐她大怒之下把气发到自己身上。

丫鬟那胆颤心惊兼随时会腿软跪下叩头的表情让她很无奈,这几日她都是这种表情。

她接过帕子,擦了擦被滴湿的发丝,丫鬟赶忙服侍她起身到妆台前帮她梳发。

铜镜里出现一张比她之前那张脸更美的瓜子脸,远山般的黛眉,嫣红的嘴唇,小巧的鼻子,皮肤白嫩得像全身都抹了超高级的化妆品,这女的什麽都好,不好的一点,就是、就是……

她在心里哀嚎,几天前,她清醒後发现自己来到了不知名的朝代,细问之下,她无言了,甚至还有一股捶墙的冲动。

天呀,不要这样恶搞我!

简而言之,她现在的状况就是小说写的穿越,而且还穿到了洪园看的那出仿九龙夺嫡的连续剧里,成为里面的女配角,也就是洪园恨得牙痒痒的恶毒白莲花,哥舒家排行老二的嫡女——哥舒莲花。

她无奈的看着铜镜,这张脸再怎麽美,可这辈子,恶毒白莲花的名头恐怕要挂在她的背後,至死方休,成为她的墓志铭了。

她能说她不是哥舒莲花吗?恐怕大家会以为她精神失常了,这年代对精神失常的未嫁女可没有多友善,所以她只能是哥舒莲花,套句俗话来说,她现在应该要既来之,则安之。

则安之……则安之个鬼,至少活在现代还能吃饱睡饱,看新闻时若嘴贱,还可批评东批评西,或嫌哪个明星头发太假,妆画得太浓,唱歌对嘴等等,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而现在这个时代,哥舒莲花的境遇简直惨不忍睹。

她被家里的祖母给送到这处破破烂烂的别庄,家里容不下她,连贴身丫鬟都不给带,现在身边服侍的是个粗使丫鬟,而且一住就是半年。

原主住了半年,懊恼难忍,自以为只要闹起来,总会让家里屈服,冲回家後却又被家人唤了下人给丢回这里继续住着,还要她别给脸不要脸,原主怒火难消,最後暴毙了。

然後就换她穿来当哥舒莲花。

总之,没人希望她回家,最好她能识相点,在这里自生自灭……呃咳,自力更生。

自立更生没问题,她可不想自找罪受跟人宅斗,对她这个只会死读书的现代人来说,她的战斗力只有十,或比十更低,哪能跟那些大宅门里成日把宅斗当休闲兴趣,战斗力百分百的奶奶小姐比。

她应该一斗就输了,而且铁定输得灰头土脸,只有成为炮灰,被当垃圾的命,所以自己住在别庄,不用跟任何人宅斗,也没人管她,应该额手称庆、心里偷笑才对。

但最惨的是,住的屋子漏水、满屋子霉味,连饭都不让吃饱,原主到底做了多坏的事?

她刚穿越来这里的第一天向丫鬟套话,想知道自己为何会住在这破烂别庄,丫鬟吞吞吐吐避重就轻,但她听完全部,已大概了解事情经过,然後就无言了。

总之,原主破坏了嫡姊的亲事,想把自己推销出去,嫁给嫡姊想要嫁的男人。这两女争一男的戏码无脑至极,连她都不敢相信原主竟是犯了这样的过错而被罚。

上一章: 序言

下一章: 第二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