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新侠龙戏凤 > 2017051201 第10章(2)

第10章(2) 2017051201

来源:新侠龙戏凤作者:沈亚

他是天子、他是天子……

宫千岁脑袋里轰然一声,这才终于明白这些年原来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原来龙天运不仅仅是南都仙城的一个护法,难怪爹爹愿意将姊姊嫁给他,原来他竟然是天子!

她惨然一笑,转身冲出了帐篷。

“千岁——”

“让她去。”霍桑紧紧拥住宫千水,心中无限唏嘘。宫千岁去了才好,她做出这种事,兰欢是绝对容不下她了,留在宫千水身边只是徒增伤心而已,还不如远远逃去,死在那不知名的山野里,也好过宫千水为她心伤。

宫千水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她猛地推开了霍桑,喘息着起身。“她是我妹妹,无论做了怎样的错事也还是我妹妹!”

“我是你的丈夫。”

宫千水凄然一笑。“今生无缘,惟愿来生……”

霍桑却是虎躯一震,双眼乌沉沉地看着她。

这意思是说她对他亦非无情?意思是说他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原本他是打算这些事结束之后给她一纸和离书,放了她去,然而她却说“惟愿来生”?

霍桑铁臂一展,在她离去前将她紧紧箍回怀里深深拥抱,沙哑地低语:“我不要来生,就今生吧。无论任何事,我都与你一起承担便是。”

小喜望了一眼躺在朝阳殿玉阶上那声息全无的俪影,不由得红了眼眶。是小胡公子啊,是小胡公子。

多少年来他在宫里须臾不敢松懈,小心翼翼为殿下看守护持的小胡公子,无论如何都不让俊帝近他的身;但他看得比自己性命还要贵重的小胡公子,如今竟了无声息地躺在那里。

“殿下……”虽然兰欢早已登基称帝,但小喜总还是喜欢称他为“殿下”;没人的时候一定不称他为皇上,而是殿下,他最最心爱的殿下。

兰欢慢慢放下手中的无垢,那剑如今是已经毁了,一口气斩杀了百多人,无瑕的剑身上都砍出了裂痕。

小喜呜咽着,强忍满心的悲痛。他何尝不知道兰欢如今什么都听不进了,他眼里甚至没有认出他的神情,他就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遇神杀神、遇佛弑佛,六亲不认了……可是他的心好痛。

“殿下,小胡公子……小胡公子讨厌血的。”他轻轻说着,靠近兰欢,轻轻地握住他的手,让他把剑放下。“小胡公子最是爱洁,这么多血,他看了会不高兴的。”

她不高兴又怎么会让他抱着呢?

兰欢木然的眼神动了动,终于松了手,任那名剑摔在地上,当啷一声断成两截。

小喜奔出去喊叫了几声,让宫内还留着的太监内侍都来帮忙,又忙着奔回来,用袍子轻轻擦拭他的手,哀恸得连嘴唇都在颤抖。

兰欢却只是重新坐下来抱着胡真的屍首,像是失了神,像是满殿的屍山血海都与他无关,像是这整个世间也与他无关。

他不知道自己还是哭了,泪水一滴一滴地落下,雨水似地落在呼延真的脸上。整颗心碎成了粉末,三魂七魄都随着呼延真而去,身体却还是有着自己的意识,知道要哭,知道用泪水来洗涤伤口。

“殿下……”小喜哭得不能自已,什么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只能默默跟着流泪。这世上若真有人能知兰欢对呼延真的心,除了他,又还能有谁?

呼延真睁开眼睛时所见便是这样一幅景象,是没有了三魂七魄却还能流泪的兰欢,他那木然死绝的模样教她哀恸欲恒,知道他定会伤心,但哪里知道却是这样一副恨不得跟她一起死去的模样。

她身上还痛得很,说不出话来,费尽了力气也只能微微抬起手抚上他的脸。

兰欢低头凝视着她,突然唇瓣微微一勾,凄然地笑了起来。瞧,他终于还是疯了,连幻觉都生出来了。

但这幻觉却是如此生动,看那清澈灵动的眼眉,看那眸子里的莹莹水光,就算是幻觉他也甘之如饴,只盼这幻觉永远都不要离去,只盼自己一生一世这样疯下去,千万不要醒过来。

再一次醒过来,她已经躺在城南的御史大夫府。天色微亮,屋外却还安安静静的,彷佛梦中。

呼延真怔怔地望着天花板,望着四周熟悉无比的摆设。自己分明是躺在少时的屋子里,但这怎么可能?莫说御史大夫府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被大火吞噬,几个月前这里还被南都仙城派的人买下来,拆个一干二净,连片破瓦都没留下。

难道过去的一切都只是南柯一梦?会不会她现在起身,走出门去,娘亲还好好地躺在床上,含笑看着她?

她蹙起眉,将自己的手拿出来看,分明是已经长大的、小胡公子的手,不是当年十一、二岁的,呼延真那胖胖的手。

蓦地,一双大掌握住了她的柔荑,那手温暖无比,依恋地摩挲着她。

呼延真略略艰难地回头,毫不意外地看进兰欢那黑黝黝的眼里。

他看起来一下子樵悴了好多,脸色焦黄,胡渣都冒出来了,而且……而且他为什么会躺在她的床上?

“嘘。”看出她的震惊,兰欢低笑一声,用力将她拥入怀,声音低哑干涩:“让我留下……不然我会死的,分分都要进来确认你还在不在,累也累死我了。”

他话里的酸涩恐惧让呼延真哑然。她知道,这次真是吓坏了他,脑海里浮现当时他那死绝的眼神,心不由得一软,只得轻轻地嗯了一声。

兰欢缩紧了双臂,竟不自觉地微微颤抖。

呼延真深深叹息一声,难得乖巧地依偎着他。“我在呢,永远都在。”往后不管是什么样的身分,她总是会在的。虽然爹爹一定会对她的决定很生气,但恐怕躲不得肯定得不孝一回了。

“这是保证?”

呼延真微微地笑了。一旦打定主意,心头便宽松了,靠在他结实的身子上,觉得无比安心自在。“是啊,保证……”

她睡着了,毕竟失血太多,身子骨还很虚弱,话还没说完便又沉沉睡去。

他低头,凝视着怀里呼延真那羸弱苍白的容颜,终于得到她的保证却觉得不够,永远都不够。

不管是怎样的万一,可能只要稍微有点苗头都得立即掐熄歼灭了才好。

这是怎样的感情啊?就恨不得能将她嵌进心里,无时无刻带着走才能安心,这么变态,连他自己都无能为力啊!

永京秋凉朝阳宫

朝阳殿外她手持玉笏,罗列于文武百官之间,正由黄门内侍领着缓缓踏入宫门内。

绯红云纹官袍依旧,官衔依然是从四品的中书侍郎,只不过名字改回呼延真。

悄悄抬眼望向四周的百官同僚,这可能是金璧皇朝开朝以来,武官到得最齐全的一次,几乎各路军队的统领、将军、副将等等全都来了。据说最后包围永京城“勤王”的军队竟然将近二十万人!

上一章:第10章(1)

下一章:后记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