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新侠龙戏凤 > 2017051201 第9章(2)

第9章(2) 2017051201

来源:新侠龙戏凤作者:沈亚

走到他面前,小喜那双美丽的桃花眼凝视着他,如此明亮澄净,不染半丝尘埃。这双眼睛多么诛心,那么那么干净,教人恨到极点,教人忍不住要蹂躏他——他喘着,这条路真远,走了那么多年……

半晌才终于缓过那口气,叹息似地开口:“嘉荇……死了。”兰七微笑着垂眸睨他,微微地弯起唇,泛起一丝诡美的笑。“龙心、龙行也死了。”

小喜的瞳孔慢慢地放大,在深深的黑暗里灿出光,极痛极痛地哀叫一声,那声音如此细微,几不可闻。

“你若不信,可以走出去问问,才死一天而已。”他说着,终于有些累了,慢慢倚着墙滑坐下来,胸口微微起伏着,闭上了眼睛,手里拎着的短剑匡啷一声落在地上,映着月色泛出幽微的光。

撒谎,只不过是他无数罪刑中最轻的一项;如果每个谎言都要剐他一刀,那他早就碎成千万片,早就万劫不复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

小喜在角落颤抖着,屈膝紧紧环抱住自己,死死地扣住双手。他不敢动,怕自己扑上去撕碎他,怕自己终于失去了本心,终于像他一样疯魔了。

“为什么?”兰七涩涩一笑,却没有回答。

为什么呢?他是可以说的呀,可以说因为兰壹的娘亲傅皇后是如何冷酷地在他面前活活溺死了他的母妃。

他可以说自己自幼以来因着母妃地位不如人,在宫内的种种不堪待遇。

他还可以说为了生存,当自己看到兰壹、兰馥在他面前死去时,他心里是如

何的哀恸……他可以说自己的一切都是被逼的,说自己怎样一步步被逼成这副鬼样。

可是他要如何解释当他看到他们死在他面前时,他心里深处的那一丝幽微震颤?那彷佛狂喜、彷佛高潮似的至高喜悦一丝丝地纒绕着,在他心底那黑暗的角落生根。

他要如何解释自己当看到兰十三像个破布娃娃似躺在他脚下时,他心里那极致的痛楚与快感?

噢!他又怎么能说无论何时,只要看到他那双澄净的眼睛,他就忍不住……忍不住想在他体内一次又一次狂野震颤地释放,想要自己黑暗腐烂的灵魂残酷恣意地去蹂躏他;要他屈服,要他也染上黑暗的邪恶与肮脏,要他在他的身体底下哭叫哀嚎。

这一切,他又怎么能说呢?

倚在小喜半边身子上,他沙哑地、喃喃自语地说着些什么。那些从来没人听过的话里有着抵死缱绻,是他这一生少数几次动情地说了实话,可惜小喜听不见;因为早在他被打人御牢前,那一巴掌已经轰聋了他的左耳。

可是兰七不知道,他也用不着知道。

这一生,他未曾期待过有人能听懂他的话。

他来,只是想死在自己最喜欢的人身边。他想放了小喜,但他不肯走;既然不肯走,那就跟他一起下地狱吧。

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御医康厚德在他身上下毒已经许久;康厚德死后,那毒便再也压抑不住,如今终于爆发,要将他烧成枯骨,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从小就因着母妃的刻意用心而浸淫在毒药当中的他,怎么会不晓得康厚德对他下毒?他从小即已尝遍百毒,可惜从来没有锻链成钢、百毒不侵这种事情。

他身上累积的毒日日磨损着他的身体,早已经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步;康厚德处心积虑埋藏的毒反而让他减轻了被百毒吞噬的痛苦,才知道原来真的能以毒攻毒。

但康厚德死了,被他活生生打死的。

他哪里不知道后果……他知道,他全都知道。

这一生他所有想做的事都已经做了,他恨过的、爱过的,都已如风。

像是休息够了,兰七忽然又睁开了眼睛,那狭长的俊眸里绽放着灿烂而喜悦的光,他放大了音量说:“小喜,兰欢回来了。他,也离死不远了。”

朝阳殿,九龙金绣玉屏风威仪不凡地衬在后方,九龙黑檀白玉鎏金椅四平八稳地呈现在眼前。这是天底下最尊贵的椅子,远远看着都感觉彷佛有道光打在上头;明明已是深夜,却觉得那张椅子光芒万丈。

白发苍苍的老者缓缓踏进殿内,他面容清奇红润,正所谓鹤发童颜便是这副模样;一双长眉生得峻峭嶙峋,而那双炯炯有神的鹰眼寒肃苍沉,里头隐约有着寒星闪烁。

他是宫百龄,南都仙城派的宫主,虽然极少涉足中土,但他的大名却名闻遐迩,听说宫百龄无论武功还是术法都已经出神入化、登峰造极。

他既“能把整座南都弄成鬼城数十年,让整座永京阴风惨惨自然也不是难事。

望着那张象徵天下权位的龙椅,他清癯的脸上总算透出笑意。多少年的盘算,至今终于即将成真,只差一步,他就完成了大业。

上一章:第9章(1)

下一章:第10章(1)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