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新侠龙戏凤 > 2017051201 第6章(2)

第6章(2) 2017051201

来源:新侠龙戏凤作者:沈亚

太医院判康厚德在龙首鎏金台下瑟瑟发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这是他第几次来报信?俊帝继位之后第三次了吧?每一次都很糟,每一次都是冒着掉脑袋的危险伏匍于此。

俊帝冷冷地凝视着他,轻轻开口:“你方才说什么?”

“卑职……卑职无能……”

澄泥砚当头袭来,康厚德不敢闪避,只能硬顶着让砚台打破了头,泼了一身墨。

他闭了闭眼睛,忍痛抖着声音:“启禀陛下,太后心疾日深,心脉倶断……

只能……只能养着,安承天幸、俯仰以日月……”

俊帝咬牙怒视他。“安承天幸、俯仰以日月?也就是说连药都不用吃了,药石罔效的意思?!”

康厚德全身都伏在地上不住颤抖。“卑职无能!”

“你的确是无能!给我拖下去!给我拖下去重打一百大板!”

“陛下饶命!陛下!陛下饶命啊!”康厚德哭嚎着,知道这次是逃不了了,但依旧不断嚎啕。俊帝断不会饶他的,但他一定得叫,叫得他不起疑心。

小太监们快手快脚地收拾着一地残墨后无声无息地退出去。

“摆驾漪清宫!”

“皇上。”小喜迅速拦在他跟前,低低地弯着腰,轻声:“院判去了大半日,太后此刻正歇着。”

俊帝恶狠狠地瞪他。“所以?”

小喜不坑气,只是无言地弯着腰。

兰俊怒极!

他猛地一手掐住小喜的脖子,将他重重攒在柱子上。“所以朕不能去看望她?说啊!你敢拦着我,怎么不敢说因为她恨死我了,因为只要一见到朕,她的病不但不会好,还会病得更重!说不定一下就给朕气死了是不是?!”

小喜紧紧闭上眼睛。他不想看,不想看那张狰狞的脸。

俊帝将他拖起来,再一次狠狠地摔在柱子上!明明看起来是那样孱弱枯瘦,但发起怒来却依然有着千钧之力!

小喜一窒,后脑传来的剧痛让他眼前不由得一黑。

恍惚间,彷佛听到那个小小的孩子这样轻轻唤他,小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嘿?痛不痛?”

眼前明黄色的袍子一闪,他惶恐极了,连忙想起身下拜,可是他连呼吸都好痛!整个肺几乎要炸开了,那痛撕裂着他身上的每根筋骨。

那孩子摇摇头,同情地看着他。“别起来。你是谁?为什么会跌进池子里?你差点就死了知不知道?”

他说不出话来,不识水性的他呛咳得连眼睛都在喷水,呜呜地什么话也说不出。

他不是失足跌下的,是被其他的小太监欺负;他们七手八脚地押着他,将他扔进这里,因为他是最下等的;他们恨他,说他连长相都是个妖孽。

那孩子居然还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他呛出来的水溅湿了那明黄色短袍,他真恨不得自己当场就死了!他怎么敢弄脏他?!

只因不受他人待见就被扔进池里溺死,弄脏了太子的衣袍岂不是要被活剐了?!

“不要哭。”那孩子这样说,伸手拭去他脸上的水,那清朗的脸孔认真地看着他,说:“不要哭。”

“求陛下成全,让太后回北狼颐养天年。”他跪在俊帝面前,喑哑着嗓子吃力地哀求:“求陛下成全!”

“作梦!”俊帝冷笑。“放她回去好让你们起来反我?”

“陛下!”他匍匐在他脚下,全心全意:“求陛下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让太后跟两位小公主回北狼吧!小喜愿为陛下效死!小喜愿永伴陛下身侧——”

一记狠狠的巴掌就是他的回答,那巴掌打得他眼前一花,耳朵啵地发出一声碎响,剧痛传来,世界突然就安静了。

俊帝削薄的唇在他面前一开一合,尖刻地说着什么,但那声音好远,远得像是从天际传来。

兰俊的眼冷冷地剐着他。“你以为你是谁?只不过是一个阉人,要你生便生,要你死便死!跟朕谈条件?连个暖床的也算不上!你不配!”拂袖而去,没有回顾。

不要哭……那孩子认真的眸子凝视着他、安慰着他:“从今天开始你跟着我吧,不要哭了。”

小喜伏匍着,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落日,夜深,月起,星沉。

整整两天。

等他清醒,已经被扔进了黑牢。

俊帝说:“要死,就去死。”

六年前锦华宫

老宫娥蹲踞在阴暗的角落里怔怔地注视着那男人。

真想不到他肯做这种事。堂堂金璧皇朝的御史大夫来这里充当下人,为她擦手、为她洗脸、喂她吃饭,一整年。

中间他也离开过,有时候一两天,有时候三五天,每次她都觉得他不会再回来了;但他总是再一次出现,就这么日复一日地照顾着小公主。

为什么呢?如果他真的喜欢公主,当初怎么连多看公主一眼也不肯?如果当初他就娶了秀公主,事情会不会完全不一样?

多年前公主想嫁给御史大夫呼延恪的事情轰动了整个宫廷,让秀公主青眼有加却又完全不理不睬,只对发妻一往情深的痴心男子,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老宫女不懂呼延恪。但她不懂的事情多了去,数十年来桩桩件件,又岂止一个古怪的御史大夫而已。

她远从北方狼帐跟着老老皇帝来此已经将近三十年了。

三十年来她只知道自己效忠的是兰氏,以前服侍老老太后、服侍太上皇,后来兰壹当了太子她就去服侍兰壹。

他们让她去侍候谁她就去,后来他们老忘了宫里有这么个人,于是她就到处都去,那是她一生中最快活的日子,穿梭在每个宫里,每天有忙不完的事,看顾着兰家所有的孩子。

她喜欢兰壹,那孩子心性最为善良。虽然她又聋又哑,可是他待她始终都是和颜悦色,还说整个东宫里他最喜欢的就是姥姥;其实她那时候才二十多岁,还不算太老。可是兰壹说她是姥姥,那她就是姥姥。

兰壹走了,东宫之主换成了兰馥。

他们都说是大嗓门的兰馥毒杀了兰壹,可只有姥姥知道其实不是。

兰馥嗓门虽然大,可心是好的;他力大无穷又奔放豪勇,就像以前草海上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勇士一样光明磊落。如果兰馥要杀一个人,他会在大白日里冲上去用刀砍死对方。粗蛮,但是直接。

可是粗蛮直接的勇士却被蜂给叮死了。

打猎的时候从林子里窜出无数只毒蜂,兰馥一下就死了。多讽刺!他的名字里有着花香,最后死于蜂吻。

那么好的孩子却一个接着一个死去。

因为她又聋又哑,周围的人总不防备她;他们不知道她可以读唇语,也不知道她其实识字。她像个无声的影子,在内庭里到处来来去去,总有人用得上她,也总有人遗忘了她。

上一章:第6章(1)

下一章:第7章(1)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