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飞言情 17年5月A版 > 你是光阴派的糖(二)

你是光阴派的糖(二)

来源:飞言情飞言情 17年5月A版作者:文/爱喝水 图/芊心

【上期回顾】陪好友见网友的王灵均,偶遇暗恋对象廖繁木,躲在饭桌下偷听到一番怅然伤感的话。各怀心事的两人一同回校,王灵均接到一通自称“乐川”的陌生男孩的电话,言语熟稔又轻佻,十分惹人反感。而此时,王灵均的好友也遇到了“已故多年”的初恋……

想到这儿,我朝廖繁木轻松一笑:“没事儿,大不了给自己下几副催眠安神的猛药,去实验室睡一觉。”

他微蹙起眉头:“你只是因为这个心情不好?”

世界上最痛苦的暗恋,莫过于喜欢的人就在你身旁,看你长大,有一颗懂你又不懂你的心。

他懂我,我的心就乱了,像地上斑驳摇曳的树影。

我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有句话不自觉地溢出齿缝。

“我姐十月回国。”

“我听她说了。”

我撇撇嘴,只觉得自己废话太多。我姐决定回国的大好消息,她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廖繁木,哪用得着我上赶着转口通报。

“到时候,我该改口叫你姐夫了。”

“嗯。”

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难过,反而想长舒口气。等不到更喜欢的人,总是能等到廖繁木变成姐夫的那一天,然后将自己的爱情亲手埋葬,为它立一块碑,题一句碑文:未曾开始的结束。

姜谷雨常骂我自欺欺人,就凭我长着张“内心戏丰富”的脸,廖繁木估计早看出我喜欢他了。可那又怎样,他不问,我也绝不会坦白,宁愿在自己的有情天地里自生自灭。

我喜欢廖繁木,所以爱恨在我,悲喜在我,对错也只在我。

长夜微风,我又陪廖繁木走了很长一段路,彼此无话。

快走到学校,他忽而开口:“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会学中医?”

我愣了半秒,回答道:“初中我不是回老家读了嘛。隔壁邻居是位苗族赤脚大夫,常看他用几种普通的食材,就能帮人治好病,我觉得超级神奇。高考报志愿,爸妈让我学建筑,我不肯,又想起那位老苗医,所以报了民族医药学。”

廖繁木听得入神:“我记得,那时候你是因为和叔叔阿姨吵架,赌气离家出走几天,所以才会被送回老家。”

“是啊,你和姐姐还特意请假赶回去找我。”

到现在,我依然清晰记得,被爸妈领回家打开门的那一幕。

姐姐依偎在廖繁木的怀中,哽咽抽泣。他安慰着姐姐,声音温柔至极。姐姐看见我,情绪波动险些昏倒,被他及时拥入怀抱,加倍抚慰。那一刻,天是他们的,地是他们的,连时间也是他们的。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却换来又一场指责,叛逆,不懂事儿,让所有人担心。

恨从中来,我夺门而出,当时只想永远离开那个家,离开那个原本不需要我的家。

如果不是廖繁木追出来,我不会抱着他号啕大哭。差一点儿,差一点儿我就告诉他,我真的好喜欢他。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可是那时,他只不过当我是个闹情绪的孩子,拍拍头,说几句要乖,要听话之类的安抚之词足矣。

而此时,在他眼里,我又何尝不是个小孩。

“暑假一起回家吧,我帮你买票。”

“不行,暑假要去社区医院跟诊。”或许一路走来,他一直在等待时机说出这句话。我心里想笑,却笑不出来,但说出的话却显得生硬。

“小均。”廖繁木停了下来,沉默片刻,语重心长地对说我,“你要知道,叔叔阿姨,还有你姐姐,他们很爱你。”

“那你呢?”我不假思索地追问。

他蓦地一愣,轻嗔句“小丫头”,笑着伸手拍了拍我的脑袋。

偏头躲开,我踮起脚努力与他平视:“繁木哥,看清楚,我今年二十岁,已经长大了。”

他笑意不减,点点头:“再过几年,你一定会是一名出色的中医生。”

“必须的!”我故意操起抑扬顿挫的朗诵腔,迎着广袤苍穹,铿锵道,“我决定了,把自己这一生奉献给祖国博大精深的中医事业!”

去你的暗恋,去你的爱情,我王灵均要做个大胸怀、大格局的人物!

心头宏愿发得澎湃,姜谷雨的手机也跟着热热闹闹地欢唱起来。

屏幕上“乐川”两个字闪烁不停,陌生的人名,我不想接。可不接,万一有要紧事找姜谷雨,不是让我给耽误了。转念间,我没好气地走到一旁,背对着廖繁木。

“怎么样,我好几千的手链找着了吗?”那头响起个愉悦清脆的男声,透着调侃的意味。

原来是害和我姜谷雨暴露身份的人呀!

我没心思和他开玩笑,口气不善地反击:“哟,你这是讹上我了。要手链没有,要命有一条。”

“行啊,我要命。”那头微顿后一阵笑,不正经地道,“什么时候见面,我验验货。歪瓜裂枣我可不要,辣眼睛伤身体。”

认都不认识就约饭,轻浮又不靠谱,八成是姜谷雨众多网友之一。

“你要没事儿我挂了,回头让姜谷雨打给你。”

“我不找她,找你。”

我听得一乐:“找我,我也没有手链。你知道我是谁吗?”

“王灵均。”他言语中的笑意更浓,不知道他高兴什么,“姜谷雨没少提你的大名,我们抽空见个面吃顿饭吧。”

“不见!不吃!再见!”

不等那头说话,我不客气地挂断。赶明儿得好好教育教育姜谷雨,交的网友是些什么鬼!也别没事儿老提我的名字,做人要低调。

这一通电话,耽误了我和廖繁木单独相处的大好时光。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带着几分探究,直到他问我是不是最近常常和网友见面。考虑到姜谷雨不足月的恋爱谈到三观开裂,才热衷于见网友,解释起来有点儿说来话长,我含含糊糊答,算是吧。他又打趣问我,是不是想谈恋爱了。

我啊,想和你谈恋爱很久了……

可我不敢坦白,仍回答算是吧,嘴欠又补充道:“繁木哥,给我介绍一个呗。”

他意义不明地应了一声,努努下巴,问:“那是不是你朋友姜谷雨?”

我定睛一望,还真是她。姜谷雨孤零零地坐在校门边的花台上,低垂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小腿。估计想起来手机在我这儿,正等我呢。

前一篇:恋爱吧面试官

后一篇:追爱三十六计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