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4期B版 > 我肯定不会爱你

我肯定不会爱你

来源:飞言情2014年04期B版作者:刘文君

我不喜欢裴欢欢,是从很早的时候开始。

刚知道腹黑这个词的含义时,我终于找到了这世界上最适合裴欢欢的形容词。

她前一秒乖巧地对着裴先生挥手:“爹地,我和阿梁一起上学去啦!”

下一秒重重地将书包甩在我面前:“昨天的代数错了一道题,还有,我已经警告过你们班的卢霜了,放着学校里大把的富二代官二代不搭理,打我家保姆儿子的主意,也忒没眼光了。”

天,她居然去找卢霜,以我与她结怨多年的经验,当初她求着裴先生让我与她就读一所学校,就肯定没安好心。

卢霜是我唯一的朋友。

这些年来多谢裴欢欢的费心宣传,人人都知道我是她家保姆的儿子,在这种处处攀比家世的学校里,几乎无人搭理我。

唯有卢霜,在开学的第一天坐到我旁边,怯怯地,抬起一双细长的丹凤眼:“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我侧过头去看她,在她清亮的眼神里,看到了世界上另一个我。

卢霜和我一样,出生于平常人家。

学校一般会从普通高中选拔一批成绩优异但家境贫寒的学生,减免所有学杂费,以提高学校的升学率,卢霜就是其中之一。

我想象得到,裴欢欢是怎么样挑起她的眉毛傲慢地站在卢霜面前示威,不用亲临现场,也知道从她嘴里说出的任何一句话,都堪比利刃。

真是受够了。

她恨我没关系,反正我都被她恨习惯了。

但卢霜是我朋友,仅有的朋友,我不能让她因我而受到屈辱。

“停车。”我涨红了脸,第一次冲着司机大吼。

车轮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我嘭地一声推开车门,往别墅的方向跑去。

裴欢欢,你一天到晚找碴,不就是希望我跟你对抗吗?

好,你站在原地等,你要的反击终于来了。

我一路狂奔回到别墅,推开地下室的门,扯着嗓子喊:“欢欢,欢欢……”

欢欢是我多年前收养的一条流浪狗,本来叫大福的,跟裴欢欢彻底闹翻后,我就给它改了名,这些年将欢欢小心翼翼地圈养在地下室,生怕被裴欢欢发现,或许为的,就是这一刻。

那只叫作欢欢的自幼瘸了腿的土狗,听到主人的召唤,欢腾地朝我奔了过来,然后我领着它,一路朝裴欢欢的方向跑去。

一人一狗在裴欢欢面前站定,我带着多年积攒的怨忿,恨恨地望着她:“欢欢,去你姐姐那儿。”

欢欢好像听得懂人话,一瘸一拐地跑到裴欢欢面前去,试图去舔她的脚,汪汪地叫着。

裴欢欢惊叫着往后退:“苏梁,我命令你把它弄走……”

她的脸由红转白,最后竟然变成淡青色,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始终憋住没有让它掉下来。

终于大仇得报,但狼狈不堪的裴欢欢,却并没有让我觉得好过。

奇怪,看她出糗并不是一件乐事,我忽然觉得恹恹地,无精打采地将叫得正响的欢欢抱了起来,声音竟有些凶巴巴的:“好啦,别叫了。”

大概我从未对它凶过,欢欢噤了声,在我怀里轻轻地呜咽。

世界安静下来,突显得裴欢欢的怒喊尤其响亮:“苏梁,你居然为了别的女生跟我作对,我会让你死得很难堪。”

死得很难堪?我只想回敬她两个字,呵呵。

在她面前,我还有不难堪的时候吗?

裴欢欢,别客气,发大招吧!

第二章

当晚,我就为我的冲动付出了代价,事实证明,裴欢欢绝对是我惹不起的物种。

我找不到欢欢了。

从楼上到楼下,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了裴欢欢的卧室搜寻,但欢欢始终不见踪影。

心里越来越慌,空荡荡得好似缺了一块。从前欢欢总是围着我绕,算起来,我不是一个称职的主人,一度因为讨厌裴欢欢,连对它也没好声气。

总要等到失去,才知道检讨曾经的过错,我该对它好一点的,起码一周该给它吃一次骨头才是。

何况,它有什么错?要因为我和裴欢欢的恩怨而葬送生命。

一切都是裴欢欢的错,多年积攒的怨忿,在这一刻喷发。

她十二岁将我推到在蛋糕上、她十三岁时将整杯奶茶倒进我书包,她十四岁毁掉我参赛的建筑模型……

裴欢欢是恶魔,她毁掉了我整个生活,现在变本加厉,还对欢欢下起毒手。

这笔烂账,不能因为理不清就一直拖着,我冲上二楼,疯了一样地拍打游戏室的门:“裴欢欢你出来啊,对一只狗痛下毒手算什么,有本事你冲我来啊!”

往常这个时候,她应该在游戏室的,但是奇怪,任我拍门拍得震天响,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倒是把妈妈给惊了过来,她拉着我劝:“阿梁,你着急也没用,已经派人出去找大小姐了。唉,也怪你,养什么狗呢?丢了狗也就罢了,现在连累大小姐也丢了,该怎么办才好?”

她以为裴欢欢黑灯瞎火地去找狗去了。

怎么可能?裴欢欢能突发善心去找狗,我把苏梁两个字倒过来写。

再说了,裴欢欢走丢了有什么好担心的?即便把她放到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她也照样能活蹦乱跳,弄死几匹野狼。

一定是她弄走了欢欢,我心里的恐慌达到极致,裴欢欢解剖青蛙时那快准狠的模样浮现在我眼前。

不详的预感,似雾霾笼罩着在我头顶,我想欢欢大概是回不来了。

果然,凌晨时分,裴欢欢被司机抱了回来,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什么地方,浑身都湿透了,脸上还有小范围擦伤。

裴宅灯火通明,医生护士提着药箱匆匆地上了二楼。

她不过就是一点擦伤,全世界都要围着转。

没有人,没有人会关心那只被她弄死的狗。

这么多年的忍耐,终于达到极限,我意识到在他们眼里,我和欢欢根本没有区别。

贫穷,让我和欢欢的命变得轻贱无比。

为了这嗟来之食,我和妈妈忍气吞声许多年,何必呢?其实离开裴家,我们未必就会饿死街头。

前一篇:龙宫宠妃

后一篇:夫君,娶妻可好?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