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1期A版 > 来自公主的恶意

来自公主的恶意

来源:飞言情2014年01期A版作者:小兰乱流年

1.

雀云城乃是山水之城,地处楚国之西南,人杰地灵,山灵水秀,但这里最出名的并非美景,而是美人。

这日钦差受皇命前来雀云山选秀女入宫,人还没下船就被渡头边婀娜生姿的渔女晃花眼,一脚踏空直接给掉进水里。

我饶有兴趣地坐在茶楼里一边剥着糖炒栗子,一边听说书先生讲着关于段钦差来选秀女一事。

皇帝刚登基不久,后宫空虚,为了抓住这次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一时间商铺的绫罗绸缎、朱钗胭脂皆是被卖断了货,就连道观清修的女弟子也急着还俗准备参选。

这次选秀,但凡家世清白、容貌出众、身无残疾病史的民女皆可以参加。其中备受争议的便是符家二小姐符萝。符萝乃是慕知府的青梅竹马,这次她不顾与知府的多年情谊,毅然参选。茶楼内的人纷纷以此开局下注,赌那符萝能否通过慕知府的阻挠,顺利选上秀女。

以一赔十的赌注,我微微扬起嘴角。这等好事我又岂能错过,我当即便差小厮替我押了一百两赌银。

小厮将字据送过来后,我正欲拿起长剑离开,便见慕岑缓缓朝这边走来。喧闹的茶楼在他进来的那一刻顿时安静,只见坐庄的人猛地扑在桌上将赌银塞进怀里。

“原来段钦……”

慕岑刚一说话,情急之下我便将栗子塞进他嘴里:“尝尝看,用桂花糖炒的。”

也不管慕岑惊讶的表情,我凑到他耳边说道:“我只是出来喝茶的,莫要张扬。”余光瞥见公然聚赌的人已经纷纷撤离,我笑着将茶递到慕岑面前,“慕知府请喝茶。”

我看到慕岑在瞬间失神后,取出口中那颗没剥壳的栗子浅笑道:“莫非都城的人都跟段姑娘一样喜欢带壳吃栗子?”

被慕岑那双如狐狸般精明的桃花眼一看,我不禁有些心虚,连忙笑着转移话题: “不知慕知府找我何事?”

慕岑抿了口茶,抬眸道:“我原本是想找段姑娘商议符萝参选一事。”

“这事啊……”

我话还没说完便被慕岑打断:“不知段姑娘刚才买的哪一边?”

“喀喀——”刚才果然被他看到,我抽了抽眼角,“慕知府莫要伤心,感情的事是勉强不来的,既然符萝姑娘志向远大,你也该放宽心祝福她才是。”

“哦,是吗?”慕岑似笑非笑地勾起乌青的嘴角。

我轻拍着他的肩:“但愿慕知府能够早日想通。”

慕岑垂下眼帘,修长的睫毛如同扇动的蝶翼一般,看到他失落的模样,我忍不住轻叹一声,只听他道:“令在下想不通的是……以段姑娘的身份为何会在此当街聚赌?”

好你个慕岑!我好心安慰他,他竟反过来羞辱本钦差,这样心理扭曲、不人不鬼的男人活该被人抛弃。

说慕岑不人不鬼,只因他面如纸色,嘴唇乌青,发白胜雪。那日我刚到雀云城时,见到他站在渡口对我勾嘴浅笑,我还以为是自己见鬼了,一脚没踩稳便掉进水里。

我强辩道:“刚才我不过是假意参赌,好取得确实证据再将他们送至官府。只可惜慕知府这一来便将人给全吓跑了。”

“人跑了不要紧。”慕岑抬眸时哪里还有半点失落的神情,他促狭地笑道,“只要有证据在,跑了本知府也能将其给抓回来。”

我的心不禁一颤,随即呵呵笑道:“正所谓小赌怡情,慕知府没必要这么认真啊。”

“段姑娘为捉赌徒不惜耗费百两纹银,我这小小知府又怎敢怠慢。”

“……”

在慕岑灼灼的目光下,我艰难地将赌约字据递到他手上。

只是当我无意间触碰到慕岑冰冷的手指时,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异样的情绪。我抬头望向他那双深邃的桃花眼,就在即将失态的时候,连忙收回手。我在心头安慰自己道,不过少赚一千两而已,这回事情若是办得好,小皇帝赏赐的又岂止这一千两。

2.

此刻心情极度不佳的我正准备找借口离开,便听到茶楼下有女子在争吵的声音。

“符莲。”我低声说道。这女子正是符家大小姐,符萝的亲姐姐,看到慕岑眼中闪过的惊诧,我解释道,“在送来的画像上见过。”

这次雀云城参加选秀的女子众多,为了不浪费时间,我便先通过画像进行海选,符家两姐妹都有送来画像。但据我打听到的消息得知,符莲乃是正室嫡女,而符萝则是庶出。

只见符莲施施然进入软轿,跟在轿旁的丫鬟手里正拿着一块绣工精致的布匹,此时另一名女子吵闹着欲从丫鬟手里将那布匹抢下来,哪知却被那丫鬟轻轻一推便跌坐在地上。

被欺负的女子坐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她哭喊着说符莲仗势欺人,抢了她半月前订下的绸缎,现在还动手打人。

那丫鬟能如此轻易地便将人推到地上,一看就是练家子。目光扫过丫鬟腰间佩戴的短剑时,我不禁说道:“符家的人果然了不得,光是丫鬟都这般厉害。”

慕岑站在我身旁神情难辨,我双眼一转,正好借机一除刚才的闷气,我道:“有女子在下面喊冤,慕知府不打算下去看看?”

符家财大气粗本就不好惹,小皇帝这次派我来雀云城选秀,奔的就是这西南首富的符家。更何况符莲还是符萝的阿姐,如此为难之事看这慕岑要如何处理。

我双手抱臂,半眯着眼跟在慕岑身后,只听慕岑沉声喝道:“何人在此吵闹!”

慕岑的声音并不大,然而却极具震慑力。话音刚落,闹事的女子见到慕岑便立即止住哭声,于此同时那抱着布匹的丫鬟向前对慕岑说明详情。

起因是这符莲今日在布店看上一块绸缎,而当老板将绸缎卖给符莲时,正巧被前来取布的叶琴撞见。这布匹原本是叶琴在半月前订下的,但因为老板的失误而错卖给符莲。

那丫鬟说错的不在她家小姐,叶琴要闹的话应该找布店老板才是。布店老板见状连忙站出来说,愿将之前的订金退给叶琴,哪知叶琴硬要那绸缎,不肯收回订金。

前一篇:扑倒阿SIR

后一篇:最好的时光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net